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两百七十四章 贯穿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6:31

食人魔的美食盒 第两百七十四章 贯穿

戈隆的思维模式有时候非常简单,简单到令人发指。[+新^^+这是源自于他体内流淌的食人魔之血,也就是食人魔特有的思维逻辑。在他看来,自己不能够随意杀人招惹麻烦,但是自己一出手十有八九会出人命,那么解决的方法也就自然而然地得出来了,在攻击结束之后马上对目标施救不就好了。正是这种令人发指,或者说是令人哭笑不得的思维逻辑,造就出一个近八成内脏完全裸露在外,却诡异的仍然活着的怪物,一个令人看到就忍不住颤栗发抖的鲜活警告。

酒吧内寂静无声……

当戈隆的目光瞄向某个人时,那个家伙就会疯狂后退,仿佛自己已落入死神的视线之中一样。戈隆环场扫视了一圈,结果周围一下子空出一大块无人区,哪怕是一位战王站在这里散步杀意恐怕也不会比这效果更好了,甚至这震慑效果也远远超出戈隆自己的预计,他原本做好最少要打倒这里的半数人才能走出去的准备,结果没想到只是稍微尝试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就很简单地解决了面前的麻烦……至少在戈隆自己看来,麻烦已经被他完美的解决掉了。

戈隆和女人无人拦阻地走出了酒吧,然而许久后酒吧内仍是一片死寂,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地上瘫坐的波克先生身上,波克先生似乎已经疯掉了,他一脸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诡异表情,双手不断在地上摸索着,将自己满地流淌地内脏抓起后重新塞回到自己的肚子里,然后再任由它们从肚子上的大破口中流淌出来,一直不停地重复着这个看似有些滑稽地过程。

终于,有个人崩溃了,他发出女人一般凄厉惊恐地尖叫,然后转身跑出酒吧门外,这种崩溃似乎拥有可怕的传染性一样,人们一个又一个发出尖叫。然后转身跑掉,不久后酒吧内就没有站着的人了,最后只剩下两三个趴在酒桌上或是钻在桌子下面,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真正酒鬼。这种人每间酒吧都会有那么几个,哪怕是地狱军团大举入侵,亡灵天灾近在咫尺,他们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活在醉生梦死之中。

但就在这群醉鬼之中。一个身形娇小的身影突然抬起头来,她迷离地目光先是在地上孤零零一个劲傻笑的波克身上扫过,然后又转头看向酒吧的大门,片刻后,脑筋总算清醒一点的酒鬼才含含糊糊地念叨着:“怎么,这家伙被人玩的很惨啊,这种手法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嗯,让我想想,对了……这不是那个我从酒吧里面捡回来的小鬼头最擅长的伎俩吗。训练营的好几个小鬼头都是被他这么玩死的,可他……他不是已经死掉了吗?在落潮港和火山大妈一起,难道是,咯……”这酒鬼突然打了一个十分夸张地酒嗝,身上所穿的套头斗篷猛地被掀翻过来,然后就看到一对可爱的大圆耳朵和一条细长的尖尾巴在空中来回摆动。

这酒鬼豁然是一名鼠人族半兽人少女,她的鼻子又是在空气中一阵猛嗅,片刻后又开始自语道:“酒味……自杀酒的香味真是馋死我了……还有火药味和……萨满神力波动的味道,嗯……没有错了,果然就是他。这幸运的小鬼头原来真的还活着,可他为什么不回马戏团呢,难道真的和那几个死鬼说的一样,这小子其实是来找童话寻仇的吗?算了。懒得去细想了,动脑子不是小米我的强项啊,总之先回去和团长汇报一下吧……”

******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在连续穿行了几条狭窄的巷道之后,女人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向身边的少年询问道。

要杀死一个人再容易不过,但要做到那种地步就有些匪夷所思了。那个倒霉鬼为什么会感觉不到任何痛苦。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开膛破肚。这孩子究竟使用的什么秘书?

虽然一些堕落神术师的黑暗神术或是精神系魔法也能做到这种效果,一些亡灵魔法也有类似的功效,但是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从戈隆身上感受到任何魔力、神力或是斗气的波动。如果连她都无法察觉,那么就完全可以肯定戈隆使用的绝对不是大陆上已知的魔法神术,同样也不是基于斗气发动的特殊战技。他所凭借的,应该是他自身千锤百炼而成就的超神技艺。

可是问题又来了,谁又会花功夫去研究练习这种杀人而不死,伤人而不痛的无聊伎俩呢……

女人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对战斗相关的事情失去了所有的好奇心,然而现在看来明显还有能够提起她兴趣的东西。

“是厨艺啊……”戈隆漫不经心的回答女人道:“加工食材的时候,为了确保食材的鲜度和口味,对于是否需要将食材放血,食材死亡的时机等等要素都需要有严格的控制,能做到这种程度一点也不困难啊,总之多多练习就没问题了。”

戈隆打着哈欠说道,而他说的这些东西对于女人来说却仿佛是天书一般,完全有听没有懂。尽管她拥有能压着巨龙的脖颈令其俯首低头的力量,整个大陆也没有人敢说她是个没用的人,然而事实却是,作为一名女人,在这种封建与奴隶制度并存,女人身份地位远低于男性的社会,她却是一点厨艺家事都不懂,连贵族小姐们也会掌握的烹饪红茶的技巧她都不会。在此之前他对于食物的理解,一直局限于能填饱肚子的口粮而已。不过也正因为一点都不懂,所以她对戈隆所说的“厨艺”反而有了一种神往,一种难以抑制的好奇。

“我们究竟是要去哪儿啊

?”戈隆拍着嘴巴说道:“反正是要做,哪里还不都一样。”

“不一样!这怎么能一样呢!”女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回来,他有些气急败坏地叫道:“你这个臭小孩脑子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那种羞耻……羞耻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挑选地点,要是被人看到该怎么办!”

“好好好,都听你的,总之你尽快找个地方吧。”虽然对于女人所说的东西完全不以为然,尤其是戈隆想不通繁育后代又怎么会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情,但是戈隆也知道和别人争辩是一件愚蠢无聊的事情。如果真的需要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的话,直接打到对方不会对自己的观点提出质疑为止不就可以了,这才是食人魔的行事风格。

最后二人终于找到一间位置十分偏僻的旅馆,从昏昏欲睡的老板那里要到了房间的钥匙。然后打开了房门……

“我,我要先去洗个澡。”女人面红耳赤地说道,然后也不等戈隆回应,一个人笔直冲进了洗手间。这间旅馆虽然位置偏僻,生意清冷。然而这毕竟是开在黑山的旅馆,档次怎么也低不到哪去,设施方面十分齐全。女人站在花洒之下,享受着魔力驱动的热水供应系统,任由热水冲刷自己堪称完美的躯体,涂抹在脸上的颜料被一点点冲掉,帝国元帅雷图瑟斯那张无人见过的真容终于暴露出来。

“我这是……外遇?我,我是在出轨吗?我现在正在……正在背叛伊瑟拉吗?她,在背叛我的时候,也……也是这种心情吗?”

酒精顺着浑身张开的毛孔点点滴滴被排出体外。理智也点点滴滴地回归帝国元帅的大脑。

“我在紧张吗?这样的心情已经多久没有出现过了?我真的要这么去做吗?如果我真的迈出了那最后一步,之后又要怎么做呢?难道我要杀了他吗?可是……”

雷图瑟斯的脑子还从没有这么混乱过,战场上英明神武,果决坚韧的无敌统帅,此时竟像是准备初尝禁果的怀春少女一般坎坷。

她这个澡洗得格外长,仿佛只有躲在水中,她才能够逃避即将面临的,由自己亲自做出的选择。

“……现在后悔,还有意义吗?雷图瑟斯,你还在犹豫什么?你不是一定要知道伊瑟拉背叛你的原因吗?你不是打算否定那种无稽的说法吗?那么。你又在害怕什么?你还想要逃避什么?这不是背叛……不,不对,这就是背叛,可那又怎样。这是复仇,是对那个事先背叛神圣誓言,背叛爱情的女人,不,是对那条母龙的报复,对。雷图瑟斯,你没有做错……”

带着自暴自弃的想法,脑筋一片混乱的雷图瑟斯借着最后的酒意,光着身子冲出了洗手间,然而当她的目光扫过屋内时,突然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发出呵呵傻笑……

屋内那张舒适柔软的大床上,戈隆也已经脱去衣物躺在上面,却是已沉沉睡去。

雷图瑟斯苦笑着摇了摇头,一种失望与庆幸极度混杂的心情涌上心头,良久后她才站起身来,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让自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的男孩。他的年龄甚至和自己最小的孩子差不多,看着他,雷图瑟斯脸上竟是出现一抹母性的光辉。

戈隆的帽子扔在一边,脸上用来掩饰的污渍也被汗水弄得一片狼藉,雷图瑟斯随手扯过一片碎布头,轻轻地为他擦拭掉脸上的花花绿绿,片刻后,一张带着几分熟悉感觉的面容出现在雷图瑟斯的面前。

看着这张堪称完美的脸庞,看着那熟悉的五官线条,雷图瑟斯脸上的表情却开始逐渐变得冰冷,之前那一抹母性的光辉仿佛是错觉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甚至有几分压抑不住的怒火开始在帝国元帅眼眸中流转。

“果然……这幅相貌……你们之间,绝对是有联系的……”雷图瑟斯轻轻呢喃道,而他再看向戈隆的眼神已经带了几分不加掩饰的恨意,只是有些奇怪的是,这几分恨意针对的对象似乎并不是戈隆,而是另外的什么人。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那就是那个对象一定和戈隆有着某种说不清的联系。而且雷图瑟斯会选择戈隆,甚至是她会出现在戈隆附近,这似乎也不是纯粹的偶然。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戈隆突然间睁开了双眼,他的目光与帝国元帅的目光直直对视,面对眼前这个理应陌生的女人,戈隆竟是毫无半点吃惊。真正被吓到的人反而是雷图瑟斯,因为下一秒钟,她的双手竟是被戈隆紧紧握住,她整个人更是被戈隆翻身推倒,压在床上。还没等雷图瑟斯反应过来,她只觉得下体一阵火热的刺痛,仿佛身躯被一挺着火的长矛刺穿一般,剧痛伴随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顺着尾椎直接冲上她的脑髓。(未完待续。)

绥化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舟山治疗盆腔炎医院
黄山治疗盆腔炎费用
绥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舟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