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神 第三百八十八章 往昔恩怨

发布时间:2019-10-15 16:13:19

武神 第三百八十八章 往昔恩怨

当贺一鸣拿出那瓶丹药之时。不仅仅是两位人道巅峰松了一口气,就连一旁的袁礼薰也是暗中放下心来。

虽然她已经知道了贺一鸣成功的晋升为人道巅峰,但是内心之中却还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忐忑。可是直到此刻,她看见贺一鸣在两位九重天强者的面前款款而谈,一点儿也不见拘束之时,这才逐渐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原来贺一鸣真的拥有了纵横天下的资格。

至于贺一鸣手中的丹药,虽然她知道这肯定是属于她的,可她就是没有任何迫切想要得到的心思,因为她知道,贺一鸣既然拿了出来,就绝对会送到她的手上。

果然,贺一鸣利索的转身,将手中的丹药送到了袁礼薰的手上,并且顺手取出了一根玉带围在了她那柔若无骨的蛮腰之上。

冰笑天和麒麟圣主的目光同时一凝,他们注视着这条玉带上的眼神都是颇为古怪。

“礼薰,这条玉带是一个空间物品,里面有我为你准备的一些丹药,你有暇之时,就慢慢看吧。”贺一鸣沉声说道。

袁礼薰惊呼了一声,她当然明白空间物品的价值几何,在整个冰宫之中。怕是除了宗主大人之外,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拥有这种神器了。

确实,在人道境界高手的眼中,他们无法仿制的空间物品确实可以用神器来形容了。

“试一试。”贺一鸣的声音中强硬了几分。

袁礼薰迟疑了一下,终于接过了贺一鸣手中的丹药,将意念集中到了腰带之上。

其实这种空间物品只要使用足够的真气就可以顺利开启,但若是使用意念力量的话,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不过无论是真气还是意念,都仅对佩戴在自己身上的空间物品有作用,若是佩戴在其他人身上的宝物,那么无论意念有多么强大,都无法顺利开启。

下一刻,袁礼薰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交加之色,她迅快的瞄了一眼贺一鸣,随后将手中的玉瓶放入了腰带之中。

手腕再度挥舞了一下,玉瓶又一次的出现了。

神殿教皇陛下随身携带的空间物品似乎档次更高了一点,在使用之时,外人甚至于无法看到空间口的方位。不过对于他们这些拥有意念的强者来说,却是能够发现一点端倪。

看着袁礼薰连续尝试了数下,这才欣然抬头,眼眸中愈发的明媚起来。

贺一鸣心满意足的大笑了数声,他心中暗叫可惜,在贺家之中,还没有人能够修炼到尊者之境,所以他根本就不敢将手中剩余两件空间物品送出去。

其实,唯有达到了人道巅峰之境,才算是真正的拥有了保护空间物品的实力。哪怕是尊者拥有这样的东西。也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情。

可袁礼薰不一样,他不但是五气朝元的大尊者,而且手中还有着仿制神器冰凌镜,除非是人道巅峰亲自出手,否则这件空间物品在她的身上,绝对是稳若泰山,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袁礼薰并没有道谢,只是螓首微微点动,她已经深刻的感受到了贺一鸣对于她的心意。

“贺兄,你这条腰带可是弗兰克林教皇陛下的?”冰笑天沉吟了片刻,终于询问了出来。

贺一鸣毫不犹豫的笑道:“不错,正是西方教皇的空间腰带。”

冰笑天长叹一声,道:“他死了么?”

贺一鸣缓缓的点了一下头,心中却是纳闷,西方与北疆隔着十万八千里之遥,除非是千年冰岛现世,否则八杆子打不到一块。

可是如今冰笑天分明就是熟识弗兰克林,这就让他颇为好奇了。

似乎是看出了贺一鸣心中所思,冰笑天也不隐瞒,道:“数百多年前,老夫与弗兰克林同时在鬼哭岭晋升尊者。二年后,更是在南疆大战一场。如今想来,已经是恍若隔世了。”

他的声音中说不出的唏嘘,一想到当年那势均力敌的对手竟然就此陨落,心中自然是颇为感慨了。

贺一鸣这才明白,原来冰笑天竟然与弗兰克林是属于同一时代之人。他心中好奇,道:“冰兄,那一届最强者是谁?”

冰笑天的脸上似笑非笑,朝着麒麟圣主瞅了一眼。

老麒麟邱晨努顿时是傲然道:“那一届最强者,自然就是老夫了。”

贺一鸣惊讶的张了张嘴,他想了想,目光移到了麒麟圣主身边的麒麟兽之上。他立即明白,这位老人之所以能够获得第一,铁定是因为使用了特殊的“以一对一”的公平战斗之法。

在这样的条件下,图腾一族在面对同阶高手之时若是还会落败,那么这个世界就太混乱了。

重重的一点头,贺一鸣道:“原来您来才是当世第一,了不起。”他在说到第一两个字的时候,语气特意加重了一些。

麒麟圣主轻哼一声,道:“你也不用拍马匹,实话告诉你,当年老夫已经与麒麟兽完成了伴生仪式,他们几个一见到老夫就萎了,根本就不敢与老夫交手。”

冰笑天再也忍耐不住,他摇着头,道:“你还好意思说,麒麟兽早在千多年前就已经是最顶尖的圣兽了。当年我们几个的实力仅仅是新近尊者而已,又如何能够挑战你这个人兽合一。”

贺一鸣瞪圆了眼睛,他这才知道。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面对一个最顶尖圣兽,别说是以一对一了,哪怕是所有的新晋尊者们一拥而上,那也是白搭啊。

麒麟圣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傲然之色,道:“老夫在晋升尊者境界之前,就已经成功与麒麟兽完成伴生仪式,在图腾一族的历代前辈中,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们这几个不过是妒忌而已。”

冰笑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与他争执了。

贺一鸣亦是没好气的瞅了眼麒麟圣主和他的麒麟兽,这两位都已经彻底的习惯了图腾一族的生活和作风,对于他们而言,这种以一对一的方式并没有任何的不公平之处,这是观念的不同,根本就无法解释。

冰笑天的目光在白马雷电的身上一转,突地笑道:“晨努兄,贺兄的运气同样不错,在晋升人道巅峰之前就已经与……白马阁下结成了伴生关系,你若是有兴趣,不妨与贺兄弟切磋一下吧。”

他这句话完全是以一种开玩笑的形式说出来的,武道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上面动些小心思了。

然而,麒麟圣主的脸色却是突兀的一红,他当然知道冰笑天这句话纯粹就是开玩笑。但是他与贺一鸣之间已经战过了一场,而且结果还是相当的令人恼火。

贺一鸣的脸上挂着一丝唯有麒麟圣主才能领会的笑意,他心中暗暗发狠,这一次千年冰岛之行后,一定要与此人货真价实的打上一场。

若是那时候能够进阶神道……

麒麟圣主的脸色也不由地有些恍惚了起来。

冰笑天并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异常,而是微笑着问道:“贺兄,不知吉摩门主和帝兄如今去了何处?”

贺一鸣双肩一耸,道:“他们两位应该是以为我没有追到雪狐,所以赶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吧。”

冰笑天的眉头略略的一皱,贺一鸣心中微惊,问道:“有何不妥么?”

微微的摇着头。冰笑天道:“另一个地方虽然也在北疆境内,但是相距甚远,乃是靠近了最北地域。老夫虽然并不担心他们的安危,但是在那种地方想要捉到雪狐的难度太大,而且往返时间太紧,他们在近几日间只怕回不来了。”

麒麟圣主冷哼一声,道:“他们那两个笨蛋,明明雪狐已经到手了,却还要往里面跑,真是莫名其妙。”

冰笑天哭笑不得的道:“他们又不知晓贺兄成功猎取了雪狐,所以想要再捕捉一只,也是一个双保险吧。”他顿了顿,笑道:“你少在背后指责吉摩门主,小心他记恨在心,再缠你几个月。”

麒麟圣主右手重重一挥,豪气干云的道:“老夫有麒麟兽在身边,那老刺客一旦靠近,立即能够发觉。哼,其实前几日老夫就有着一种被老刺客盯梢的感觉,不过没有找到那家伙罢了。”

贺一鸣微怔

,心中顿时恍然,他利用玉盘的力量来监视麒麟圣主,没想到却轻易的被他发现。看来这并不是玉盘的神秘力量不够,而是他们人兽合一之后拥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一旦被人窥探,顿时能够警觉。

冰笑天摇首道:“吉摩门主既然与帝兄在一起,就绝对不会来找你麻烦。何况如今冰岛出现在即,他也没有那个闲工夫。”考虑了一下,他正容道:“北疆奇异怪兽甚多,和外海一样数不胜数,如果老夫所料不差,应该是某只变异圣兽王在窥探你吧。”

麒麟圣主微微点着头,但心中却是怀疑着贺一鸣,只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罢了。

冰笑天一挥长袖,他慢慢的站了起来,道:“半月前,帝兄以飞鹰传书。要我为你做一件事。如今为了那千年冰岛,大家相互扶持也是应该,老夫就应承了下来。”

贺一鸣心中大奇,但却也知道,能够被冰笑天如此慎重其事的提出来,那么此事绝对不小。

然而,冰笑天并没有解释,而是侧头,对着袁礼薰道:“礼薰,从明日开始,你带着贺兄前往七彩宫,让他在那里居住几天,至于能否有所收获,那就看天意吧。”

袁礼薰惊喜交加的应了一声,她当然知晓七彩宫在冰宫的地位,但却没想到宗主大人竟然会给外人开放。

深深的一福,她心甘情愿的道谢着。

锦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汕尾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鞍山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锦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汕尾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