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娱评话剧搬上荧屏推广成功艺术有憾

发布时间:2019-05-18 15:57:24

小编导读:一向敢为人先的湖南卫视近日又有新手笔——把话剧搬上荧屏,观众不用走进剧场,坐在家里就能看话剧了。今晚(周四晚),这一“吃螃蟹”的新栏目《星剧社》将播出第四部话剧——《稳稳的幸福》。电视播话剧,有人为“在家也能看话剧”点赞,有人则吐槽“破坏了

一向敢为人先的湖南卫视近日又有新手笔——把话剧搬上荧屏,观众不用走进剧场,坐在家里就能看话剧了。今晚(周四晚),这一“吃螃蟹”的新栏目《星剧社》将播出第四部话剧——《稳稳的幸福》。电视播话剧,有人为“在家也能看话剧”点赞,有人则吐槽“破坏了话剧的剧场形态”。嫁接荧屏,究竟能否对话剧普及产生推动作用,还是只是一道简单的文化快餐?

作为一名参加过《星剧社》演出的话剧演员,李传缨显然很有发言权。上周末,他正好在宁参演话剧《12个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电视话剧的出发点是好的,希望能普及戏剧,但对话剧艺术而言,其实是一种遗憾。”

李传缨演了近20年话剧,目前在上海戏剧学院任教。在他看来,话剧是一种神圣的舞台表演形式。他说,“话剧属于剧场艺术,是观众和演员一起完成的一次戏剧体验。它是一次性的,打破了这个原则,就不是话剧了。”对此,省话剧院副院长周媛媛很认同,“我个人认为话剧必须在剧场里,与观众面对面才有魅力。戏剧的特征就是剧场性、假定性,现场是最具魅力的,观众其实就是演出的一部分。”她认为《星剧社》“更像是在介绍一部戏,用了多机位去切换,不再是一气呵成”。

《星剧社》播出时,首先是时长受到限制,节目连广告时间在内只有两个小时,大刀阔斧地剪辑无法避免。对此,就有不少观众反映剧情删减太多导致不连贯。网友Selina失望地说,“本来对这种形式很期待,觉得不用特意去剧场了,但看后很失望,整个节奏都被打乱了,很容易出戏。”对此,《星剧社》制片人张丹丹回应说,“节目播出限制在90分钟,对电视台而言,毕竟需要取舍。”

此外,话剧正常的舞台演出,观众席是暗的,但《星剧社》在录制时,可能考虑到拍摄效果,观众席的灯光特别亮,让演员很多时候进入不了状态。南京市话剧团导演李珺说,“在舞台上,演员是需要沉浸的。如果观众席太亮,台下任何一点动静或者观众的情绪都有可能对演员产生影响。”

同时,由于版权保护,观众要看《星剧社》,只能蹲守湖南卫视和芒果TV的直播和重播,无法从其他视频网站上找到资源。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的沈梦阳就抱怨说,“宿舍没电视,这样真心不好啊!”的确,现在许多网民都习惯在视频网站上看点播,作为一档综艺节目,传播渠道受限,也让电视话剧的影响力打了折扣。

不过,即便有种种遗憾,李珺还是认为“电视”可以对话剧的推广起积极作用,“这个节目的大部分观众应该是很少、或是从来没进过剧场的。而湖南卫视的受众群体决定了这部分观众同时也是剧场话剧的潜在观众。对他们来说,通过电视播出,可以更多地了解话剧,说不定哪天就可能走进剧场,看他们人生的第一场话剧。”百度贴吧网友bongnage就对这一新形式表示赞同,“电视话剧能让更多人重新认识话剧,毕竟很多观众对话剧的认识还停留在《雷雨》《茶馆》的年代。通过这个节目,可以让他们意识到原来话剧也可以这么好玩,激发他们走进剧场的愿望。现在都是信息时代了,如果总局限在剧场,不寻求其他渠道推广自己,能行吗?”

让人想不到的是,《星剧社》上周播出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目前正在全国巡演。不担心观众看了电视不去剧场影响票房吗?对此,导演田沁鑫很淡定:电视话剧我觉得挺好的,是一个很好的推广,我愿意来做这个尝试。网友“桃之夭夭”的留言从一个侧面呼应了田导,“在电视上看话剧效果肯定和在剧院看不一样,而且电视又不是完整版,只要有了兴趣,总会走进剧场的。”

虽然争议不少,但电视话剧的确再次引发人们对话剧的关注。拿出四部戏参加《星剧社》录制的导演何念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回答了记者提问,“推广的确很重要,我们也是做好牺牲前几个戏的准备,让更多很少甚至从来没有接触过戏剧的人来了解,让他们有朝一日也能走进剧场来和我们面对面交流,这也是营造全民戏剧大环境的一个开始。”何念并不排斥电视话剧,“戏剧不仅局限在剧场,它也可以在图书馆里,甚至可以在公园里。如果能做到让戏剧跟每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的话,那么做到全民戏剧就不再是难事。”

对此,李传缨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形式可以再探索。我们很体谅电视台,毕竟有广告和收视率的双重压力,在这个时间段能播这么长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还是可以继续改进,比如把时间挪到午夜档,可以呈现得更圆满一点。此外,花絮的插入是不是可以不那么频繁,人们有可能对孔雀尾巴好奇,但有没有必要一定要让开屏的孔雀转过身去呢?”

记者 徐宛芝 董 晨

海南正规的白癜风医院要怎么选择庆阳治白癜风医院那个好哪些人容易患上呢牛皮癣该如何预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